当前位置:欧洲杯线上买球 > 欧洲杯线上买球首页 >
偏执与执著的不等式
来源:未知发布时间:2021-07-09 10:07

偏执与执著的不等式

  在《雪涛小说》中,明代文学家江盈科给我们讲了两则关于固执己见的故事。一则说,楚地有个生来没见过姜的人,说这是树上结的。有人告诉他,姜是地里长的。那人打赌说,我们找十个人问询求证。我说的对,你骑的驴归我;你说的对,我骑的驴归你。问遍了十个人,大家都说姜是土里生的。那人哑然失色,但嘴里却嘟囔说,驴可以给你,姜还是树上结的。一则说,北方有个生来不识菱角的人,到南方做官,席上吃菱角,连壳一块儿放进嘴里。有人告诉他,吃菱角要去壳。那人自我解嘲说,我并非不知,连壳吃为了清火。有人问他,北方也有菱角吗?那人回答说,前山后山,到处都有。

  这两个故事虽说是虚构的,但却是世相的写照,意在告诉人们,生命中有许多障碍,都是由面子加偏执垒就的。古往今来,因偏执酿成的悲剧并非个案。神勇如项羽者,傲慢偏狭,一意孤行,刚愎自用,一错再错,死到临头还怨时运不济。当初他若能采纳范增等人的劝告,何至于败得如此惨烈?哪里是天亡我非战之罪也,分明是为图虚名自取灭亡。敬业如崇祯者,唯我独尊,用人多疑,在位期间轮番撤换和诛杀文臣武将,以致兵临城下众叛亲离,自缢前尚不知悔悟,遗书中仍声称亡国之罪在臣不在己。得势如袁绍者,本已坐拥半壁江山,统领精兵十万,战马万匹,倘能从谏如流,行稳致远,则天下徐图可得。可他一再固执己见,不听冀州别驾田丰的劝谏。该当夺取许都时,优柔寡断,以致于错失了入主中原的大好时机;不该攻打许都时,贸然南征,以致于兵败官渡,沃野千里毁于一役。不听就不听吧,他还以动摇军心为罪名,将田丰关押了起来。更不该的是,袁绍将固执进行到底,尽管他也后悔当初没听田丰的话,为了面子,把监禁中的田丰给杀了。

  荀子有云:“人有恶者五,而盗窃不与焉:一曰心达而险,二曰行辟而坚,三曰言伪而辩,四曰记丑而博,五曰顺非而泽。”荀子所说的第二种恶,就是行为乖僻而顽固不化。在《左传》中,臣下士季对晋灵公知错就改的态度非常赞许,跪拜说:“人谁无过?过而能改,善莫大焉。”可悲的是,世上仍有那么一些人,知错不认错,心服口不服,宁可狡辩费口舌,也要留住面子。民间将这种人称为犟种,形容为“不撞南墙不回头”。

  这世上有两种坚守,一种是择善而从的执著,一种是知错不改的偏执,粗看差不离,细分有玄机。前者心智清醒,富于理性,认准目标不言弃;后者心智迷茫,缺乏理性,执迷不悟常有理。但是,不论是凡人还是伟人,没人为你的偏执买单。

(文/王兆贵)

欧洲杯线上买球
推荐阅读